查看: 507|回复: 0

[变装基础知识] 尊重异装者和恋物者的权利

[复制链接]

92

主题

0

好友

79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排名
2
昨日变化

家园护照 贵族身份(终身福利) 健康证 少女酱 皇家女子学院学生证 妖精的茶会

发表于 2014-10-24 15:43:18 |显示全部楼层
(声明:本文来自互联网,本文所陈一切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摘要:异装者和恋物者只要遵守法律,他们的性偏好不应该受到任何人的歧视。性权利是每个人的权利。每个人都有满足自己性欲望的权利,同时每个人都有选择满足自己性欲望所采取的方式的权利。

社会道德不应该歧视异装者和恋物者,而应该尊重他们的权利。道德只是大部分人的行为准则。

社会除了应该以一种包容的态度去对待异装者和恋物者以外,还应该建立以异装者和恋物者为救助对象的心理咨询机构。

社会应该给予异装症、恋物症足够的关注。


若干年前,同性恋还没有被社会所接受。人们谈虎色变,唯恐避之不及。后来,张国荣主演的同性恋题材影片《春光乍泄》《霸王别姬》使人们开始愿意去关注同性恋问题。2003年4月1日,张国荣在香港坠楼身亡,再次唤起了人们对同性恋问题的关注。去年,台湾导演李安以一部同性恋题材电影《断背山》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一时间,“同志”话题飘满全城。在媒体上看到,似乎全世界都在关注同性恋问题。同性恋慢慢地被社会大众接受了。在外国的一些地方,同性恋婚姻已经合法化了。中国的进程还没有这么快。可是,道德中已经有了同性恋存在的空间。同性恋酒吧悄悄兴起,同性恋人群开始进入大众的视线,并获得大家的尊重。

同样一开始被社会道德严厉打压,后来慢慢被大众接受的,还有性别认同障碍者,俗称易性者。他们对自己的性别认同与自己的解剖学性别不一致,因而强烈地希望成为异性。这种性别认同障碍基本上无法治疗,唯一的办法就是进行变性手术。近年来,中国越来越多人接受这种手术。今年初,为了筹集变性手术费用,“蝴蝶妹妹”何嫱在网上开通博客记录自己的日常生活,引起高度关注。后来,一家整形医院免费给她施行变性手术。

被社会认同,是一种非常美好的感觉。这种感觉对于大部分社会成员而言都是能够理所当然、轻而易举地得到的。然而,异装者、恋物者,这两个与同性恋者、易性者相近的群体的处境则非常艰难。他们得不到社会的认同,甚至还没有得到社会足够程度的关注。

异装症、恋物症都属于性偏好障碍。所谓性偏好障碍,是指性心理和性行为明显偏离正常的形式,并将这种偏离作为唯一的或主要的获得性兴奋、性满足的方式。

异装症,全称异性装扮症(transvestic fetishism),是指一个异性恋的个体反复多次以穿戴异性服装来激起性幻想、性渴求和性行为。异装者又被礼貌地称为“CD”(cross-dressers)。例如,据报载,某男士常常趁妻子不在家的时候偷穿她的衣服,以获得心理满足,这种情况就属于异装症。

恋物症(fetishism),是指反复多次以非生物物体(如女性内衣)或异性躯体某部分来激起性幻想、性渴求和性行为。能够对恋物者产生性唤起的东西很多,如女性的胸罩、内裤、丝袜、高跟鞋、香水,女人的脚、臀部、头发、耳朵或是瘸腿的女性等等。恋物者的性幻想、性冲动和性行为都是围绕着他所恋之物进行的。恋物者需要通过抚摸或舔、嗅这些物体来引起性兴奋,并在这些物体的帮助下完成性交。

异装者和恋物者大部分都是男性,症状一般开始于青少年时期。症状的起因一般认为是患者幼年时期某次偶然的性唤起与各种不恰当的刺激相结合,然后通过性幻想和手淫被反复强化,最后变成一种性条件反射。例如某案例中的一位男士对女人的裸体难以动心,只有在对方系上围裙后,他才会有性唤起并最终达到性高潮。这是指向围裙的恋物症。经过仔细的分析,精神分析学家发现,这位患者小时候由一位女佣照顾,女佣在帮他洗澡时都会玩弄他的生殖器,使他产生无比的性兴奋。女佣在这样做的时候都是系着围裙的。因此,围裙与性兴奋产生了配对关系,并最终使他成为一个迷恋围裙的恋物者。

对异装症和恋物症最普遍的治疗方法是厌恶疗法。例如,对于迷恋胸罩的恋物者,在他看到胸罩的时候,给予他电击,在他和胸罩之间建立一种新的条件反射。然而,这种方法的效果并不太理想,还有可能产生副作用,例如使患者以后和妻子进行正常性行为时,看到妻子的胸罩即产生被电击的条件反射,因而无法产生性兴奋。对于异装症和恋物症,目前尚无普遍有效的治疗方法。

事实上,很多异装者和恋物者在日常生活中都是非常正常的人。以前常常有这样的事例见诸报端:某中年男人爬上楼房阳台去偷窃,不幸被抓住;屋主的钱财、贵重物品完好无损,被偷走的只是晾在阳台的一些女性内衣。这些案例中的人属于异装者和恋物者中症状比较严重的。而且跟真正的小偷相比,这些人的社会危害性是很小的。而绝大部分异装者和恋物者都是守法公民。据不完全统计,异装者和恋物者的群体中有工人、白领、教授、公务员、医生等等,遍及各种职业。他们在日常生活中都是正常的人,完全看不出他们有相关的症状。近年来,随着超市文化的盛行,大小型超市遍及城市的各个角落。获得女性内衣等物品不再需要付出昂高的代价(例如以前售货员诧异的目光等),异装者和恋物者完全可以到超市去光明正大地购买自己需要的物品。因而爬上阳台偷女性内衣的新闻渐渐销声匿迹。

从法律的角度上看,在现代社会中,公权并不是生来就有的权力,它是需要法律进行授权才能行使的权力。而与之相对的是,私权是每个人生来就有的权力,非经过法律授权,任何人的私权不受限制和剥夺。异装者和恋物者只要遵守法律,他们的性偏好不应该受到任何人的歧视。性权利是每个人的权利。每个人都有满足自己性欲望的权利,同时每个人都有选择满足自己性欲望所采取的方式的权利。就是说,一个人是通过与异性进行性行为,还是通过穿上异性的衣服,或者是通过抚摸胸罩、丝袜,来满足自己的性欲望,不应该受到任何人的干涉,也不应该因为这些行为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因为这些都是合法的行为。因此,在某个案例中,一个男士因为偷穿妻子的衣服,不慎被对面的邻居偷拍下来,被讹诈了不少钱财,还因此丢了工作,这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

从道德的层面上看,当人们的权利有冲突的时候,例如,满足了A的权利,就必定要侵害B的权利,而这种冲突又没有到达要法律来管的程度,这时候道德就会给出一种指引。这就是道德的规范作用。每个人只要不危害到别人的权利,他都应该享有社会对他的尊重。而异装者和恋物者采取哪种方式满足自己的性欲望,并不会危害到别人的权利。社会道德不应该歧视异装者和恋物者,而应该尊重他们的权利。道德只是大部分人的行为准则。如果一个人并不威胁到其他任何人的权利,则道德是不应该强行干涉这少数人的行为的,尽管这少数人的行为不符合大部分人的行为准则。中国最著名的性社会学家之一、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北京大学社会学博士后李银河说过:“作为一个文明社会,尊重少数族群的权利是起码的标准;作为一个文明的现代人,我们也要学会尊重与自己有不同性别认同的兄弟姐妹。对他们的任何一点歧视都只能表明我们自己的粗俗无知。”在若干年前,男人是穿长袍的,在今天看来,长袍其实就是连衣裙;同样在若干年前,女人只能穿裙子,不能穿裤子。而今天,女人可以在街上光明正大地穿着裤子走,女人的男性化打扮也被社会美其名曰“中性化”,但是男人却不能再光明正大地穿裙子,否则就会被扣上“异装症”的帽子,受到各种歧视。这其实是非常不公平的,男性在这方面受到了非常严厉的道德压迫。

不过,从心理学的角度上看,男性穿裙子不能简单地等同于女性穿裤子。只有穿着异性的服装能产生性唤起,才会被认为是异装症。社会除了应该以一种包容的态度去对待异装者和恋物者以外,还应该建立以异装者和恋物者为救助对象的心理咨询机构。因为部分症状严重的异装者和恋物者,他们自己也难以接受自己的行为。他们想改变自己的行为,至少想系统、科学地了解、认识自己的症状,以使自己放下沉重的心理包袱,踏实地生活。另外,对于症状严重到要做出违法行为的极少数患者,例如入室偷女性内衣的患者,社会应该进行强行干预。这种强行干预不是简单地把他们抓起来,然后对他们进行“不应该偷东西”的道德教育,又或者是判几年刑,让他们不敢再偷东西。这种干预应该是人性化的,不仅治标而且治本的。承担这种责任的应该是公立的心理咨询机构。它的职责有点类似于强制戒毒所。这种立足于心理层面的治疗,对于症状严重的患者和那些自己主动想改变自己行为的异装者、恋物者才是根本的、有效的。然而,现在国内太缺少这种以异装者和恋物者为救助对象的心理咨询机构了;不说这种专门的机构,就是一般的心理咨询中心也是非常缺少;即使有,咨询费用也是高达每小时上百元甚至几百元,远远超出了大部分普通老百姓能够承受的价格范围。因此,政府等公共机构的介入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要增加、完善这些心理咨询机构,首先社会应该给予异装症、恋物症足够的关注。现在看来,这种关注是远远不够的。许多普通大众根本不知道异装症、恋物症是什么。就连见多识广的媒体,在这方面的认识也是非常欠缺的。少部分媒体遇到被曝光的异装者、恋物者就简单地给他们扣上“流氓”、“变态”的帽子,这样会误导舆论,使社会无法对异装症、恋物症有正确的认识。曾经有媒体报道国内一个“恋足俱乐部”。在一间房间内,几个穿着短裙、丝袜、高跟鞋的女人用脚来给男人们按摩;除此之外,并没有不正当性交易发生。该媒体的记者以恋足者的身份去亲身体验了这种服务,却在报道中写道“无法理解这种行为”,殊不知这其实是非常典型的对丝袜、高跟鞋、美腿的恋物症。在网上可以随便搜索到这方面的内容,而一个记者却不知道,可见整个社会对异装者、恋物者的关注确实是远远不够的。另外,文学艺术作品中对异装者、恋物者的描写在数量上也远远比不上它们对同性恋者、易性者的描写。因此,社会对异装者、恋物者的认识要远远滞后于对同性恋者、易性者的认识。

尊重异装者、恋物者等少数族群的权利,需要整个社会一起努力。让我们为社会的文明、宽容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吧。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魅力公馆变装家园 ( 沪ICP备16031049号-1 )

GMT+8, 2019-1-16 15:39

Powered by 1001bz.com

© 2014-2017 Thumbelina Inc.

回顶部